「性別變更」的「多元」運用?

「修正性別變更登記制度」已經討論了很長的時間,最近有不少人同時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:「如果一個人因為某種目的(滿足自己情慾、性需求,或是其他嗜好之類)而去改變自己的身分證,將會發生什麼事情?而我們對此抱持什麼立場呢?」

站在人權平等的立場,我們當然是尊重任何人想要修改證件性別的需求,但是,人與人相處是需要互相尊重的,這個尊重不是來自於身分,而是人際間的思考與行為, 無論你的證件性別是什麼或是你/妳變更了證件性別,都無法合理化任何侵犯別人權利的行為(例如偷窺、性騷擾、侵害他人隱私⋯等)。變更性別的當事人需要學 習如何尊重他人;對於社會大眾來說,需要學習的是如何尊重各種多元性別的表現型態。

身分證目前的功能是用來識別身分,因為跨性別者的性別(Gender)不符合身分證上的性別,所以造成許多大大小小的問題,也因此才有了這個修正性別變更登記門檻的訴求。

特別感謝台灣TG蝶園高發言人旭寬提出身分證除了識別功能外,還可以用來性實踐,展現多元情慾,鬆動性階層,也鼓勵大家來搗蛋,讓身分證失去原本的識別功能,進而廢除性別登記。打破任何男女的分界,創造一個沒有性別的世界,這麼偉大崇高的理想,期待蝶園在未來的某一天實現。

但以現實層面而言,這個社會對於跨性別者其實是不友善的,目前需要更改證件性別的人,還是以跨性別者為最大宗,這是關係到「生存」的問題。

如果一個人不是為了生存而去改變證件性別,以目前的社會氛圍來說,更改證件性別之後(而且還是一個不符合你的性別認同的性別),將會遇到很多的困擾與麻煩,就如同跨性別者在實際生活的處境,這將會讓自己落入一個很艱難的局面。

寫到這裡,我們要特別感謝台灣TG蝶園發言人高旭寬,跨性別倡議站發起人陳薇真,J.j.Fei ,以及眾多社群朋友不吝指教,有了不同的意見,才會促進討論,性別才會進步,性別平等路上,有你/妳們真好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