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友來信/用法律與愛來使其完整

一位黃同學看到本協會最近的運動方向,特別寫信來表達他對於「性別重置手術」、「當兵問題」、「廁所問題」與「更衣室問題」的想法。

希望這封信可以平撫社會的一些疑慮,也希望可以為社群帶來些鼓勵。

「既然上天或生命對跨性別者開了這個玩笑,那我們就用法律與愛來使其完整。」

=====

您好,近日看見"衛福部最新決議變更法定性別不需手術"的相關新聞底下的留言,我深深體會到,臺灣是個性別平等教育非常不成功,但性觀念卻很開放(甚至偏差)的國家。絕大多數的留言都把跨性別與性變態、性犯罪掛勾在一起。我非跨性別者,所以無法想像擁有一個心裡完全無法認同的生理性別是多麼痛苦,但我知道對許多跨性別者而言,能夠擁有與心裡認知相同的生理性別是多麼重要。法律雖然允許人們改變性別,但先決條件之一就是透過手術來重建性器官。

但問題是,性別重置手術就跟其他手術一樣都有風險,於手術中死亡或術後恢復不良、感染等等而死亡者都不乏案例;更何況,性別重置手術需要龐大金費,不是每位跨性別者都有能力負擔這筆費用。而且性別重置手 術不是忍完開刀、手術後恢復與復健就沒事,還必須終身服用賀爾蒙藥物(如果想一直維持第二性徵及某些生理外貌的話),會有減短壽命的風險。

當然,改變法定性別也不是只有"性別重置手術"這一關,還需有相關證明及文件,這些文件資料也不是像申請戶籍謄本一樣簡便,如果做了性別重置手術但沒有取得所需文件,一樣無法改變法定性別。

如果,往後申請更改法定性別時,可以不用再實施性別重置手術,僅以相關文件就能改變,我覺得是好事,能夠免去手術的財務負擔與手術的風險,但往後在心理與精神等各方面評估應該要更嚴謹慎重。

會決定要變性的人,都是已經完全無法忍受自己生理性別的人,所以對已經完成法定變性程序的人,不能再以他/她天生的生理性別來看待。

有些留言真的 讓我看了忍不住打臉:
"男生不想當兵去變性不就得了?"
就為了躲避一年的兵役(以後還只剩四個月),然後改變自己後半輩子的性別?這樣的投資還真是太划算了。如果只為了躲兵役而通過層層關卡而取得相關文件,這樣的人還真算不上男人,但也不能當女人,因為他連這點苦都無法忍受,哪裡來這麼脆弱的女人或男人?

"變態去變性然後就可以正大光明進出女廁偷窺"
假設真的有變態通過層層關卡,改變性別為女性(也太有心了),去女廁偷窺的行為一樣是犯罪,更精確的說,女偷窺女、男偷窺男、男偷窺女、女偷窺男都是犯罪,跟性別無關。再說,真的會有變態為了偷窺而花那個時間與功夫申請變性?因為目前社會大眾對跨性別者仍非常不友善,難道會有人就只為了偷窺或其他更糟糕的性犯罪,而 更改性別,影響了自己往後的生活與一切?我不相信。變性有代價,但最大的代價不是金錢與時間,而是面對社會上無情且無知的歧視。

"身分證是女性、卻有男性性器官的人走進女更衣室裡不會出事?"
會出甚麼事?女性怎會對女性做出甚麼事情?忌妒對方的外貌然後互甩巴掌?我相信就像有些胖子會在衣服穿搭方面,想盡辦法讓自己看起來瘦一點一樣(比方我),目前的跨性別者為了迴避社會大眾的異樣眼光,都各自有一套應變措施,比方:去游泳池就先在家裡換好衣服、去泡湯就泡單人池或單間,套句先父曾說過的:生命總會找到出路,跨性別者為了生存,一定會想盡辦法來面對,但所謂好還要更好,能變成符合自己心裡認知的性別更好。我更希望將來的社會能變成多元性別的人都不用再躲躲藏藏。

就像跨性別者是少數一樣,我也希望擁有這些偏激的思想的人也只是少數,因為僅僅是少數就已經如此傷人,不需要再多了。

我不是聖人,我也有世俗的觀念與眼光,我甚至有點虛偽,因為我的思想與道德觀都教我,不可以對任何人有任何歧視,但我有時仍以側目的眼光去看待部分人事物,我覺得這樣不對,我必須改進。

我承認當看見跨性別者時會有奇異感,由其是在不得不裸露身體這樣強烈衝突的場合,但我知道,我們沒有甚麼不同,只是我們之中有些人生錯了性別,僅此而已,跨性別者也應當有權利用更和平安全的方法來決定自己的性別,既然上天或生命對跨性別者開了這個玩笑,那我們就用法律與愛來使其完整。

我希望將來的社會,不再有這些不必要且無情無知的 歧視,讓多元性別的人都不用再躲躲藏藏,都能夠自信做自己。

祝福貴協會、祝福各位跨性別者、祝福臺灣,支持你們,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