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818事件看台灣跨性別運動

文/吳伊婷(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)

2013年可說是台灣非常多人權事件的一年,政府到處拆房子、撤婚姻、徵土地、蓋電廠、蓋風車、鑽法律漏洞,等等數不完的傷害權利的事情一再的在今年上演。今年可說是人權末年。但卻還是有一群人,他們為了台灣這片土地最後的正義走上街頭,走上凱道,爭取屬於台灣人的合法、合理待遇。

這兩天,在媒體的冷操作與有意人士的操作下,開始出現了這樣的與論: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,自己有錢賺就好」、「那些人跟你有什麼關係?」、「是你家被拆了嗎?」這些人認為,自己的生活過好就好。

等等,這樣的語調和語氣似乎在哪裡聽過?原來,在台灣的跨性別運動中,有不少人也是這樣的態度的,怪不得耳熟能詳。

可是各位也會說,我在同志遊行還是可以看到他們啊,但是你是否有注意到,願意出來的人數少之又少呢?在跨性別圈子中,一直以來有一種現象:當一位跨性別者認為自己達到「跨性完成」(我們可以理解為手術完成、換完證件)後,就會離開這個圈子,去當他的所謂「女人」或是「男人」。

一直以來,都是這樣的,很多人到這個圈子來了,然後走了,又換了新的人進來。難道離開了這個圈子,你就可以催眠自己「我已經是女/男人」了嗎?

多虧了媒體與教育的失誤,很多一般人把跨性別(俗稱變性人)看做一種異類、病態,但是很不幸的是,不少跨性別朋友也把這個名詞視為一種「標籤」、「被歧視的理由」、「要趕快擺脫的身分」。當然這來自社會跟家庭給予的壓力,但是,因為害怕歧視,所以隱藏,因為隱藏,所以害怕歧視。這不是惡性循環嗎?

很多人都說,手術後、換了證件,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。沒錯,外型你可以整形、隆乳、花上百萬元全部從頭整到腳。月經問題?可以用假裝的。生育問題?可以說天生問題。你願意這樣一輩子的找藉口下去?你不要忘記,再怎麼藏,再怎麼拋棄這個身分,永遠改變不了你的性別染色體。

很多跨性別朋友對手術有著很大的迷思與幻想:會使用「蛻變」、「羽化」、「變成女生」等等的形容詞。對於男跨女的朋友,我們都說「手術只能讓你接近女性」,因為手術沒有那麼神奇,不會讓你「男生進醫院,女生出醫院」。

跨性不是一個「可以結束」的過程,一旦開始,就沒有終點,他沒有過去式,只有現在進行式。你會問,那怎麼辦?難道我一輩子都要背負我是TS(跨性別)的這個標籤嗎? 朋友會怎麼看我?社會會怎麼看我?伴侶/對象會怎麼看我?

跨性別,跟男、女一樣,只是另外一種性別屬性,有什麼特別的?應該說,有什麼值得隱藏的?別人對你歧視是別人的問題,不是你的問題啊。

講回人權的部分好了,跨性別者基本的人權、工作權、婚姻權、生育權,推動的速度猶如蝸牛般緩慢,原因?因為跨性別朋友們根本沒有用足夠的力道站出來。你說會怕,一個人也許會,與大家一起站出來就不會了。人多才會有力量。

講到那些隱藏的人,其實有不少人都是「手術完了我趕快離開」、「你受到歧視是你的事,不是我的事」、「我女/男人當得好好的,幹嘛回過頭來幫你?」你不要忘記,你曾經是受過這個圈子幫助的人,你今天達到你想要的,你為何不回頭看看那些依然掙扎的人?至於那些回頭攻擊的人,請你們好好想清楚你們在做什麼吧。任何人的權利都應該被尊重。

是啊,那是他們的事情沒錯,但是回頭想想,你是個跨性別者,縱使手術完了,這個身分永遠不會變。生育權、人權、成家權,這些權利不會因為你所謂「換了證件、手術完了」就沒事,你只是選擇看不到、聽不到而已。

社會上每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,不管在權利、道德、義務。現在,踐踏跨性別人權的事件仍在不斷發生,如果你漠視這些事件,讓這些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,那你也是有道德責任的。如果哪一天發生在你身上,你也希望有人可以幫你一把,幫你加油,為你發聲,對吧?

權利不會無故從天而降,而是要自己去爭取的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